您的位置: 主页 > 热门知名 >丑陋的罪,美丽的病 ──《丑男子》的现代人病理解剖学 >

丑陋的罪,美丽的病 ──《丑男子》的现代人病理解剖学


2020-04-25


丑陋的罪,美丽的病 ──《丑男子》的现代人病理解剖学

在这时代,丑陋既是一种罪,美丽更是一种病。

以往的减肥与整容广告,一般只强调实用性:两张相,一张减肥前,一张减肥后,效果清晰可见。广告诉求很简单,纯粹是效果取向,变瘦变靓已是终极目标。今天,情况可不同了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多年前某个名为「瘦出美丽人生」的减肥节目。

这节目透过减肥成功者现身说法,证实变瘦之后人生的巨大变化,诸如搵到份好工及好老公。这种广告的诉求跟以往大有不同:变瘦只是手段,目的是改变人生。因此,你可以不介意自己肥,你也可以肥得很健康,但无论如何,你不会拒绝变瘦之后的美好人生。美容或整容广告亦如出一辙,整容不只是为了变靓啲,而是为了改变命运。丑陋,已不只是长相问题,它像一种罪过,你一生背负着它,随时受惩罚,不要旨意有运行。

与此同时,美丽亦变成一种病。它之所以是病,是因为它要抗拒自然定律。很可怕地,这一代的明星每个都是不老的传说。我在八十年代认识狄龙,他当时已演中年人角色,我亦不知道他曾是英俊小生。几年前看旧片《刺马》,才惊觉他年轻时是man版金城武。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,他从青年变成中年,衰老是很自然的事。

然而,这一代的明星年过中年仍是小生美女,样貌与身材不变,甚至比当年更fit。是得天独厚吗?也许。但我更相信此乃娱乐圈的生存法则,为了保持年轻亮丽,大把人不惜把化学药物注射在脸上,也敢于在脸上、身体上动刀。不是他们不老,而是这世代、这工业不容许他们变老。试对比一下,为何那些移了民养尊处优的艺人反而胖了老了,在香港或大陆口忙夜忙熬夜搏杀的艺人却保持年轻?原因呼之欲出。这样的美丽,是人工强加的,是一种违反自然的病态。

德国剧作家梅焰堡的作品《丑男子》就是探讨这个问题。一名男子因为相貌奇丑,老婆嫌弃,事业受阻,于是他毅然整容,令自己改头换面。变成万人迷之后,他生活如鱼得水,但他有天却惊然发现,有人跟他长得一模一样,而且不只一个,因为他们都是同一个整容医生的杰作。

其实,早于《丑男子》面世的韩国电影《慾望的谎容》已触碰整容题材,而且构思更大胆:女友因被男友冷落而离开他,并去了整容,整容后的她以陌生女子的姿态亲近男友,而得到他的宠爱。究竟在爱情里,是外表决定一切,还是情深最耐磨练?金基德以一贯冷峻抽离的风格,令电影充满思考空间。相比之下,《丑男子》则显得浅白易懂,用喋喋不休去直白主题。两部作品,前者深邃而不提供答案,后者则清晰地提供一个警世的教训,它们都触碰了今天越演越烈的整容风气。

去年,澳门天边外剧团曾把《丑男子》搬上舞台,赢得好评。这次由香港前进进剧团演出,亦值得期待。毕竟,香港的整容之风比澳门更盛,香港人理应更有切身感受。

艺术曾经被认为只应该歌颂与描绘美好的事物,丑陋庸俗的东西,不应该进入博物馆与剧院。今天,我们的艺术观改变了,艺术要沉思美,也要思考丑。《丑男子》一剧,正是带出丑的反思──尤其剧作家梅焰堡早有嘱咐,必须由同一演员饰演整容前后的男主角,而且不能化妆。如此一来,观众会觉得:「你玩晒啦!你话佢靓就靓,丑就丑,咪係同一个人!」这跟现在的社会风气如出一辙:今天,何嚐不是传媒说什幺是美,我们就深信不疑?但愿看罢《丑男子》之后,当我们走出剧场时,会对自己外形的不满减少一些。因为,资本主义的可怕运作逻辑,正正是要你对自己感到不满,然后透过一连串的消费,去消弭这种负面情绪──而我们都知道,这种情绪其实是无底深渊,永远不会消失。

(原刊于《CCM+》)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